13758953383
您当前位置: 首页 律师文集 离婚赔偿
文章列表

男子鉴定后得知17岁儿子非亲生 向前妻索赔35万

2018年2月6日  东阳离婚律师
   结婚才一年,妻子就提出离婚,并且不抚养孩子。30岁的吴刚又当爹又当妈,将儿子抚养到17岁。可亲子鉴定的结果却几乎将他击溃:孩子竟然不是自己的。前日他委托律师来到法院,将前妻和“儿子”告上法院,要求他们赔偿自己17来的抚养费以及精神损失费,共计35万元。

  

  差异

  

  父子俩一个内敛一个火暴

  

  昨日下午,记者见到赵倩时,她正忙着在石桥铺的家具店里招呼客人。她是吴刚的现任妻子,前日晚上,吴刚又失眠了,怕他心里郁闷,她陪他聊天,一晚没有合眼,神情显得很疲惫。不过见到客人来了,她还是努力挤出微笑。客人围着她“杀价”,讨价还价了近半个小时,终于将沙发卖了出去。“我三天都没开张了,今天是第一单。”赵倩笑了笑,连称“运气好”。

  

  赵倩说,三年前丈夫过世后,自己就带着小孩独自生活。后来经过朋友介绍,认识了吴刚。“他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。”她评价吴刚性格内向,话不多,感觉比较老实。“最令我感动的是,他一个人带孩子十几年。”赵倩称在他家中,看到了吴刚给儿子方方洗衣做饭,心中充满温暖。赵倩还说,方方在身高长相方面,与吴刚相差很大,吴刚粗壮,方方瘦高。赵倩当时心想,可能方方长得像他妈妈吧。

  

  2008年两人结婚了,婚后赵倩并不排斥方方,把他当亲儿子一样对待。“我觉得方方没有得到过母爱,只要他上学,每天早上我都会起来给他做早餐。”一起生活久了,赵倩觉得有点不对劲,方方的性格和吴刚有很大的区别。吴刚为人内敛,方方争强好胜;吴刚做事低调,而方方性格火暴。赵倩有时候也有点疑惑,“这孩子是吴刚亲生的吗?”

  

  生疑

  

  儿子的过分行为到底像谁

  

  方方同样不排斥这位“后妈”,与赵倩的儿子相处也挺好。可令赵倩不解的是,每次逢年过节,方方都要到他妈妈那里小住几天。方方回来后,感觉这孩子就像被“洗脑”了一样,换了一个人似的。平时方方还会主动喊自己“阿姨”,还会对自己说“谢谢”,可从他妈妈处回来,孩子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恨意,也不喊她了。

  

  去年春节后的一天,赵倩刷牙后感觉牙龈火辣辣地痛,以为患了牙炎。可第二天刷牙时,发现牙刷有一股辣椒水的味道。她当时就起了疑心,便在方方面前装牙痛,方方见状后,在一边“偷着乐”。赵倩心想,可能孩子到亲妈那里去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,对自己有了一些误解。

  

  赵倩没把这事给吴刚说。可不到一周,吴刚刷牙时也遭遇了“牙炎”。赵倩这才把事情告诉了吴刚,吴刚狠狠训了一通方方,方方没吭声。

  

  去年8月,大人和孩子之间的“矛盾”升级,赵倩陪吴刚回老家结婚酬客,特地带方方一块去玩玩,方方穿着一件有破洞的衣服去了。当赵倩和吴刚忙着酬客时,方方却告诉亲朋好友:“阿姨对我不好!”“看嘛,我穿的衣服好烂哦!”……

  

  吴刚也看在眼里,可是没办法,只好把一肚子气憋在心里。到了晚上,回到住处,吴刚翻来覆去睡不着,气愤地说:“这孩子太不像话了,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,有空一定要做亲子鉴定。”赵倩说,那是她第一次听吴刚提到“亲子鉴定”,以为是他的气话。

  

  真相

  

  两次鉴定显示孩子非亲生

  

  赵倩没料到的是,吴刚真的背着自己,带着方方去做了亲子鉴定。但是吴刚处理得很“艺术”:

  

  第一步:他先到亲子鉴定中心去,提交了申请。

  

  第二步:然后他告诉方方:你马上要考大学了,先去抽血化验一下。方方到医院抽血后,这管血送到了亲子鉴定中心。

  

  第三步:自己再到亲子鉴定中心去,提取了自己的血液,并等待结果。

  

  “我还记得今年4月,他拿到报告后说的一句话。”赵倩说,吴刚那天神情很憔悴,告诉她做了亲子鉴定,方方不是自己的儿子。吴刚还告诉她,“鉴定中心说了,为求百分之百准确,将再做一次亲子鉴定,以第二次报告为准。”吴刚说完后,非常沮丧。

  

  “我当时听到后也很意外。”赵倩说,在等待第二份报告出炉的日子里,吴刚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,神情落寞,喊来战友到家里喝酒至深夜。”万一哪天喝醉了,和方方发生冲突怎么办?”赵倩说,她想到就害怕,便连忙找了个借口,安排方方到他外公家小住了一段时间。

  

  今年8月10日,吴刚接到了亲子鉴定中心的来电。这位47岁的汉子,竟然没有了接电话的勇气,他让赵倩去接。“你是他的夫人吗?”“是的!”“结果出来了!”“怎么样?”赵倩说,自己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

  “你最好和他一起来吧。”这样的回答,让赵倩明白了鉴定结果,她缓缓放下电话。“我当时真不知道应该跟他怎么说。”赵倩说,当时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紧紧抱住吴刚。

  

  诉讼

  

  状告“妻儿”索赔35万元

  

  “抚养了他17年,却不是亲生儿子,这样的打击换成是谁都承受不了。”拿着亲子鉴定结果,吴刚发愁了好几天。后来,他终于鼓起勇气,拨通了前妻的电话,在与前妻沟通后,他委托了律师。

  

  “我们先后找了7个律师都不合意,第8个律师才觉得比较满意,最终聘请了他。”赵倩称,两人决定,要找那种形象好、中气足、说话感觉有魄力的律师。

  

  “明明吴刚吃了亏,帮他前妻和儿子的父亲养了孩子17年,当然应该在法庭上理直气壮地申请赔偿了。”赵倩说,吴刚提出的赔偿请求是35万元,包括这17年来养育方方的费用,以及10万元精神损失费,前日已到法院立案。

  

  “方方知道亲子鉴定的结果吗?”记者问。“我们没有说,也许他妈妈说了的。”赵倩称,方方现在只是一个月偶尔回次家,和他们见面,互相不太说话,真担心哪天会出事。现在她是一有时间,就尽量陪着吴刚。

  

  孩子的父亲是谁?赵倩说,自己私下和吴刚的前妻刘景沟通过,刘景回答说,方方的父亲是她18年前在舞厅跳舞时认识的,以前住在杨家坪,现在搬走了,是一家公司的老总。 (涉及隐私,以上人物名字均为化名)


文章来源: 东阳离婚律师
律师: 张瑞端 [金华]
浙江巨鲸律师事务所
联系电话:13758953383


您可能对以下文章也会感兴趣
  • 1.区分离婚损害赔偿与离婚财产分割的界限
  • 2.怀孕期间离婚可以得到赔偿吗
  • 3.离婚 精神损失费
  • 4.贞操受到侵害能否精神损害赔偿
  • 5.离婚分手后被查出怀孕 女方索赔未获支持
  • 首页 - 关于我们 - 专长领域 - 律师文集 - 相册影集 - 案件委托 - 人才招聘 - 法律咨询 - 联系方式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
   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@2022 版权所有

    东阳离婚律师


    法律咨询热线:13758953383 网站支持:大律师网